江苏快3开奖结果

觀看記錄
觀看歷史
隨喜贊嘆:

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-更新第5集

小題: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五)

主講:劉素云老師

時間:江苏快3开奖结果2018-11-18 20:09

點擊:加載中...

隨喜贊嘆:1104

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簡要說明 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五) 劉素云老師 講于2018年1月11日 尊敬的各位同修:大家好! 阿彌陀佛! 今天是2018年我們的第一次見面。 可能有的同修看到了以后會說,劉老師今天咋這么喜慶,這么高興呢?面對鏡頭,我都有點憋不住笑,確實是喜慶。昨天,出了這么四句話,這么說的..[詳細]

SAOMAYONGSHOUJIGUANKAN

正反排序路線四播放說明:支持蘋果和安卓手機、電腦播放
正反排序路線三播放說明:支持蘋果和安卓手機、電腦播放
正反排序MP3播放(3)播放說明:支持蘋果和安卓手機、電腦播放

在線播放列表 (在線報錯)

  • 路線四
  • 路線三
  • MP3播放(3)
正反排序MP3播放(3)下載說明:無需安裝插件點擊即可下載

    正反排序MP3播放(3)下載說明:以下內容需要安裝迅雷軟件后才可下載

      迅雷下載列表 (下載報錯)

      • MP3播放(3)(迅雷下載)
      • 媒體對象更新第2集
        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二)

        DIANJILIANG:25449

      • 媒體對象更新第3集
        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三)

        DIANJILIANG:28024

      • 媒體對象更新第4集
        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四)

        DIANJILIANG:25940

      • 媒體對象更新第5集
        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五)

        DIANJILIANG:27004

      • 媒體對象
        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全集下載)

        DIANJILIANG:16182

      • 媒體對象更新第1集
        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一)

        DIANJILIANG:35840

      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-第5集-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五)


      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五)
      劉素云老師 講于2018年1月11日

      尊敬的各位同修:大家好!
      阿彌陀佛!
      今天是2018年我們的第一次見面。
      可能有的同修看到了以后會說,劉老師今天咋這么喜慶,這么高興呢?面對鏡頭,我都有點憋不住笑,確實是喜慶。昨天,出了這么四句話,這么說的:



      新年喜事多
      快樂滿心窩
      要問都啥事
      聽我慢慢說
      我想,我要跟佛友們再聊聊,就給我出了這么四句話。就算我給大家祝賀元旦快樂了,雖然過去了幾天,咱們這后補。好不好?
      今天這一節課,不能算一節課吧,還是咱們聊吧,因為前面那個《容容虛空志,殷殷慈悲情》,一共是四集,已經掛網和同修們見面了。按道理,是這四集掛完了,后面就沒有了。昨天小于從吉林又過來了,他一過來,這回不是他熊我講了,是我自己主動請纓了。我跟小于說,那個四講講完了之后哇,我覺得還意猶未盡,還有許多話沒跟同修們說完。我說再加一集吧。小于那樂不得的,好!所以今天咱們就接著聊。
      這個就算《容容虛空志》的第五集。這個應該說,是我主動請戰的,還想跟同修們聊點什么。
      那聊什么呢?我先跟大家說,這不說新年喜事多嘛,那我就得跟大家說說,這過新年,我都有啥喜事呀,老是這么樂呵啊。
      第一件喜事,就是習主席的元旦賀詞。
      我看了以后,高興的不得了。我不知道同修們看沒看這個賀詞?這賀詞很簡短,也就那十分鐘左右吧,因為我沒計算時間。給我的感覺,那個賀詞不長,很短。但是給我總的感覺就是,習主席是一個說實話辦實事的領導人,國家領袖。這是我第一特別突出的印象。
      因為那個整個賀詞里,還像以前我對習主席評價說的那樣,沒有套話,沒有官話,沒有空話,句句都是實實在在的。有兩句話,特別讓我感動,哪兩句話呢?就這兩句話,“千千萬萬的普通人最偉大”。



      千千萬萬的普通人最偉大,這是第一句讓我感動的話。

      第二句,“以造福人民為最大政績”。
      “以造福人民為最大政績”,我聽了這兩句話以后,我真的心花怒放,這確實是我的真實感受。我把這兩句話合起來概括一下,習主席向我們全國人民表達的是什么意思?這就是他的一個重要理念——人民至上。這是我給概括的。在習主席的心里,人民是至高無上的,把人民置于第一的位置。你想,這樣的國家領袖這么愛他的人民,他的人民怎么能不愛這樣的領袖呢?!
      所以,我們中國出了一個明君!我記得在那個學習班交流心得的時候,我曾經寫過一篇稿子。大家可能有的都聽過。現在就這個印象,我覺得對我來說,我是越來越深了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對習主席的了解,當然我都通過電視,他出國訪問,還是在國內的一些重要講話,基本上我是都跟著看,跟著聽。因為我覺得,聽了習主席的一些講話,尤其出國以后的一些重要講話,我就覺得,為什么中國人精氣神足了?原因是人民的心順了。心順了,自然精神頭就足了。
      所以,我為我們有這么樣一個好領袖,深感驕傲和自豪。這是一件喜事吧,習主席的元旦賀詞。
      第二件喜事,升國旗。



      元旦那天升國旗,幾萬人在觀看升國旗,這是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升國旗。再看看邊防哨所、農村、家庭、工礦企業、學校,等等等等,很多是普通的老百姓都在升國旗。那種場面的壯觀,可以說,你看了以后,讓你終身難忘。人民發自內心的那種笑、那種愉悅,表現在他們的臉上,淋漓盡致。有些老年人也好,小孩子也好,中年人也好,等等等等,你看,在他們仰望升國旗的時候,那種從內心發出來的自豪感,確實讓我感動。
      還有讓我感動的是,習主席發布軍訓令。這個詞,我不知道我說的準不準確,就是習主席號召全軍要搞軍訓,從實戰出發。我想,習主席表達的意思是,中國人民熱愛和平,不希望戰爭,但是中國人民不怕戰爭。如果真的有一天戰爭降臨,我們也不會措手不及,我們是有準備的。但是,中國人絕對是愛好和平的民族。
      所以,習主席向全世界展現的,是一個大國對戰爭、對和平是怎么樣認識的,是怎么樣做的。這是一個大國領袖的風范。
      看到發布軍訓令的那個場面,應該說,我們看到的,第一是國威,我們有這個能力;第二是我們的軍威,我們的人民子弟兵了不起!他是安全的護衛者。我們的人民,生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國度里,有一種安全感。我不知道大家和我是不是有同感?
      這是我第二個比較高興的事情。



      習主席還說這句話,這個我剛才忘說了,前兩句是人民至上,后面還有一句,“幸福是奮斗出來的”。
      同修們,你們有什么感受?今年是十九大召開以后的第一年。應該說,這一年是開局之年啊。開局之年,這開局是非常重要的。所以習主席告訴人民,今年我們應該做什么,我們要達到一個什么樣的目標。我們人民心里有底了。
      所以,人民會有三個感。
      一個是獲得感。他能看到真正的真實利益,這是人民的獲得感。
      二,人民可以獲得幸福感。人民感覺到生活越來越好、越來越好,人的心越來越順,所以他就干勁倍增唄。他有一種幸福感。
      第三,就是我剛才說的,他有一種安全感。盡管現在世界上不是那么太平,戰火呀烽煙吶,可以說大國小國現在都比較亂。但是我們有一個十四億人民的中國,這么穩定,這么祥和,是不是老祖宗給我們留下來的福報?我們的祖宗在庇護他的子孫后代。我們應該深深地感謝我們老祖宗,給我們留下來的福德。
      習主席過去說過一句話,讓我記憶猶新,那也是讓我非常感動的一句話:“精忠報國是我一生的追求”。通過這幾年的實踐,我認為,習主席把他這句話落實在行動當中了,就這一點,讓我特別佩服。真是一個熱愛人民的好領袖,精忠報國的好領袖!
      我記得過去毛主席說過這么一句話:“人民,只有人民,才是歷史發展的動力。”你看看習主席現在說的“千千萬萬的普通人最偉大,以造福人民為最大政績”,把人民提到至高無上的位置,和毛主席說的“人民,只有人民,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”,多么吻合。如果用我們佛門的話說,我是這樣理解的,這能不能叫作佛佛道同?
      再有一個喜事,我跟大家說。今天我真的準備了一個小小的小本,就是因為這些條,我怕哪個說漏了。所以今天早上我列了一個小小的提綱。
      再一個,讓我高興的是什么呢?年前,我看了一檔好節目。
      這檔好節目是什么呢?就是《大國外交》。
      可能很多同修都看到這個了。如果你們誰要是沒看《大國外交》,我建議你們一定要看,千萬要看,必須得看。因為啥?看了這個《大國外交》啊,太長中國人的志氣了。你看了以后,不說熱血沸騰都差不多。反正我就覺得中國太了不得了,中國人民太了不得了!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員,太自豪了,太驕傲了!我看了這個《大國外交》,就是這個感覺。
      《大國外交》看了之后呢,我還看到一個叫《中國道路》。
      這個可能都屬于紀錄片吧,就是中國這些年發展的真實情況,未來是個什么樣子,說的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。你一看以后,我想你不會沒有信心的。如果你原來的信心不足,你看了這個《大國外交》和這個《中國道路》,你那個信心會立馬就增上來的。反正我看了以后,我是這樣的感覺。
      所以,這過年前后啊,我就這么多喜事。我就覺得,中國的喜事太多了,可能說也說不盡。
      再有一個,我比較高興的是什么呢?我覺得現在從電視上來看,媒體的導向作用越來越正了。給大家的正能量越來越多了,負能量越來越少了。
      尤其是,我從哪兒看到這個呢,比如說,有一檔節目,我在這里說了,是不是替它宣傳,是不是打廣告?我沒有這個意思。我看了一檔什么節目呢?就是那個《開講啦》,就是撒貝寧主持的那個叫《開講啦》。我以前在家里的時候,就是一年前,這個節目我看過,我那時候就比較喜歡。因為它以前播過的,這都可以調出來重看,這樣就一集一集的可以連著看。最近這一個階段,那個材料我寫完了以后,我這不就有工夫了嘛,我基本上是每天看兩集,看著讓我感動啊。這檔節目真好啊!當時我記得我給我兒子打了個電話,我說兒子呀,我建議你們都看看這檔節目。我給荷荷說,我的孫女,我說告訴荷荷,奶奶向她推薦這檔節目,看一看。
      我前幾天看的有兩檔,都是清華大學的兩個副校長講的,還有是清華大學的知名教授,然后還有北大的教授,北大的副校長,就那幾檔節目,特別讓我歡欣鼓舞。因為什么?因為過去我是搞教育的,我始終對教育是比較關注的。
      這些年,說真話,我對這個教育真有點憂心忡忡。我尋思,如果這個教育要這樣搞下去呀,真是夠嗆了。所以說,我就比較關注教育方面的這個東西。一聽這幾個高校的校長講的,我倍受鼓舞。我說咱們的教育開始扭轉了,開始注重育人了。作為一個教育工作者來說,一定不要忘了育人。教知識,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,一個重要內容。但是如果把育人忽視了,那我們培養出來的就不知道是什么樣的人才了。
      所以,我看了這幾檔節目以后吧,我就覺得我們的媒體開始轉向了,給大家給人民的東西,開始是正能量的東西了。所以這個也讓我歡欣鼓舞。我都把它歸結為,這就是年前年后的幾件讓我高興的事。
      過去,方東美先生曾經說過,因為有人問他,應該怎么辦,社會才能夠祥和?方東美先生沉默了。然后回答說,有方法。他說,媒體呀,報紙啊,什么什么應該怎么怎么地。他說了這個話以后呢,老法師在講經的時候曾經說過,有兩種人,能夠興國也能夠滅國。老法師告訴我們這兩種人是什么人呢?一種人是國家領導人,一種人是媒體人。你想想,這媒體該多么重要,它可以興國,還可以滅國。我不知道有的做媒體的,聽了我這話,是不是有贊同感,或者是反對。但是我說的是真話。
      前些年,因為我很少看電視,看的不多,但是看那電視,我覺得從中受不到什么教育,得不到什么啟發。所以這些年我看電視是比較少的。那時候,應該說七十年代吧,我家里有一臺小的電視,那就是寶貝了。有一臺小電視,是12寸還是十幾寸的,對我家來說,那就高檔了。看的什么節目呢?我記得當年看那個電視連續劇,可以說萬人空巷,一到演這個電視劇的時間,大街上幾乎見不到人。為什么呢?都回家看電視劇去了,這個電視劇叫作《渴望》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我還記著是那個張凱麗主演的,還有孫松,還有大成,就是李雪健。這幾個演員現在都在我心目中。你看,這么多年,我還記著呢。看那樣的電視的時候,那真是不疲不倦。恨不得這個電視是不是能連著演,讓我連著看,就這種感覺。后來好像還看過什么《蹉跎歲月》呀,等等。所以那個年代有好多好電視劇,確實是讓人們永遠記在心里的。
      為什么我們現在的電視連續劇,不是說不好,應該說有好的,但是就是讓人們看的不舍得放手的那樣電視劇,好像不是太多。所以從現在開始,我們的電視,電影,廣播,都開始在轉,就是和習主席講的話,和我們的國情越來越接近了。用老百姓的話說,越來越接地氣了。那你接地氣了,老百姓就歡迎唄,就愛看唄。看到這些個好的變化,我都非常開心。這個電視節目真是越來越好。
      比如說,董卿主持的那個《朗讀者》,我也比較喜歡。給人的都是正能量。
      比如說,為什么六小齡童演的那個《西游記》,多少年過去了,至今不衰?就是現在,我們家只要是這個電視里有《西游記》,我老伴不會讓你撥臺的,一定要看這個《西游記》。這多少年了?你看我老伴,今年過這一年都七十七歲了,看了多少年了,就是看不夠。說實在的,我也愿意看。我就覺得,看這樣的電視連續劇,可能有的小孩他也喜歡看這個。大人喜歡看,小孩也喜歡看。
      所以,我們希望我們的媒體,給我們的人民群眾,送來越來越多的健康的精神食糧,讓人民來享受。
      這是我說的第三件喜事吧。
      第四件喜事。
      我可以告訴大家,前幾天,就在那《容容虛空志,殷殷慈悲情》四集里,我是在哪集說的我忘了,我告訴大家,我現在正在寫一個四十萬字的材料。現在呢,我可以告訴大家,這個材料,1月2日的中午12:30完稿了,脫稿了,我寫完了。這對我來說,我覺得是一件大喜事。因為四十萬字的材料,對我來說,不是一件輕松的事。我寫這個稿,我現在回過頭來,我自己的評價是,如有神助。不知道為什么,這個稿怎么寫得那么順。
      我是從10月22日動筆開始寫這篇稿子的,到1月2日完稿,一共歷時七十天,每天寫八個小時,那就是五百六十個小時。這篇稿,就這么順順當當地完成了。
      對我來說,難在哪呢?我開始寫稿之前,有點顧慮。因為什么呢?就是我這個胳膊受傷以后,不是用這個三塊鋼板固定的嘛,因為這三四年吶,我照顧我老伴子,可能有點疲勞過度。有兩次我拽他的時候,可能是力量用大了,我感覺好像把這個鋼板有點拉錯位了,所以它就對我的寫字有一定的影響。寫作的時候,這個手有點哆嗦。我就想,我這手寫字這么哆嗦,寫出的字都帶鋸牙齒的,就這么多嗦,這四十萬字我啥時候能寫出來呀?開始的時候我有點這個顧慮。
      但是說來也奇怪,不知道為什么,我沒動筆之前,我就給它說了一個“四十萬”。我跟我周圍的同修是這么說的,我說,我估計這個材料大概得四十萬字吧。因為我的手是這種狀態,我有點擔心。但是這回呢,手就不哆嗦了。這四十萬字的材料,我就利用七十天,五百六十個小時,就把它寫出來了。
      我跟大家說說我寫這個材料,應該說創造了幾個奇跡。
      一個奇跡,頭兩天我跟大家可能提了,這一年多呀,我這眼睛可能是有點輕微的白內障,但是我沒看過,不知道確切不確切。因為我一個同學的姑娘她是眼科的,她跟我說,劉姨你可能是有點輕度的白內障,你來,我找人給你看看。我說不用看,念阿彌陀佛能念好。所以,我就一直沒去看。
      這一次,這個四十萬字的材料寫完了之后呢,我那個眼睛朦朦朧朧的那個感覺,就是那層蒙兒不見了,我的眼睛變清亮了。這是眼睛的第一個奇跡。
      第二個奇跡是什么呢?就是那個花鏡我可以不戴了,我眼睛不花了。
      這個,我自己都莫名其妙。這個花鏡,我戴二十多年了。我不到五十歲那年,我記得我就戴這個花鏡。為什么戴呢?是我好奇心。我對桌坐的是我們機關黨委的副書記,比我大幾歲,他是1939年出生的,就像老大哥似的。有一天,這個老大哥就跟我說,他說“我要配眼鏡去,你陪我去唄?”還有他老伴,我們仨就去了。到道外的一個眼鏡店,這個老大哥就配了兩副眼鏡。他為什么配兩副呢?因為他一個是花,一個是散光,當時我都不知道啥叫散光,所以他配了兩個鏡子。配了以后,他就說素云吶,你也買一個唄?因為眼鏡店就賣那個現成的眼鏡嘛。我說我買這干啥呀?他說玩唄,早晚你也得戴。我說那早晚也得戴,那我就買一個吧。我記著花了18塊錢,買了一個眼鏡。至于多少度,我也不知道,我就買回來了。買回來回到辦公室吧,這好奇心強嘛,那我就戴上,不是玩嘛,我就戴上了。戴上,一看報紙,字變大了。我就想,這玩應挺好玩啊。你看,戴上這個東西,這報紙的字變大了。所以,我就天天戴著這個看書啊,看報紙啊,寫材料,我就戴上了。
      戴上七天,糟糕了,摘不下去了。再摘下來以后,看著模糊了。我那個老大哥就笑了說,素云,我把你坑了,這個鏡子你戴早了,怎么也得五十五歲左右戴吧?我說那你干嘛讓我買這么早哇?他說,我沒想,你回來好奇心這么強,你連著戴一個禮拜。我說那咋辦呢?那就戴著唄。
      我記得那年應該是不到五十歲。那我今年,過這年我都七十四歲了,你說我戴多少年了?那我怎么就能把它摘下去呢?它就摘去了。現在,就我寫那個字那么小,我不用戴眼鏡,我看稿不用戴眼鏡,看書不用戴眼鏡,寫東西我也不用戴眼鏡。我自己都覺得是個奇跡!你說眼睛創造了奇跡,蒙兒沒有了,眼睛不花了,把老花鏡也拿掉了,拜拜了。
      然后手呢,現在寫字不能說一點不哆嗦,我都如實跟大家說,剛開始的那幾行多少還有點哆嗦,幾行過去以后,就完全不哆嗦了,就恢復正常了。所以,我才能在七十天當中把這四十萬字的材料寫出來,我覺得這也是個奇跡。
      還有一個奇跡。我因為這么多年照顧我老伴子,可能是有點疲勞過度。有的同修提醒我,老師,你現在有時候腦袋有點晃。這個我發現了。我怎么發現的呢?我是看我自己的光碟發現的。我就尋思,這些講話講得好好的,你腦袋怎么搖呢?但是我講的時候,我自己感覺不到。
      但是這次寫完這篇稿以后呢,我身邊佛友說,老師啊,劉姨,你寫完這篇稿以后,頭基本不晃了。這個搖不搖,大家來看。我自己,我還看不出來。但是我自己感不出來,我頭在搖在晃。我估計輕微的應該還是有的,不能一下子就“咔嚓”一下一點不晃,一點不搖了。因為畢竟是三四年了,這么辛苦,這么疲勞,可能還是多少有點的。但是你看它基本上不大搖了,這不也是一種進步嘛。所以,就這件事我完成這個稿,對我來說是一件大事,是一件喜事。
      這是我說的第四件喜事,我四十萬字的稿完成了。
      第五件喜事。我跟大家說,這個可能大家也比較關注,我1月4日和咱們老法師通電話了。
      我通電話告訴老法師什么事情呢?我告訴老法師這么兩件事情。
      第一件事情,我告訴師父,我說,師父啊,聽說現在網上有人在批我,我跟您老人家說一聲,您要知道了,或者聽到了看到了,您別為我擔心。我說師父,您對我要放心,我不會批倒的,我也不會被批臭的。我說這一點,我對我自己是信心滿滿。師父聽了以后,哈哈哈哈笑了。我說師父,我就怕您老人家一看到,這劉老師怎么挨批了呢?您別惦記,我不會倒的,我也不會臭的。你們想,這是不是我的一件喜事啊?
      我告訴師父的第二件事,我就說我這四十萬字稿的事。
      我說,師父啊,2018年我有個想法,我不知道機緣成不成熟?我那么做可不可以?師父說什么事呀?我說,2018年,我想講《無量壽經》。師父聽了以后馬上就笑了,好好好,好好好。我就告訴師父,我說四十萬字的講稿剛剛寫完,2日剛完稿,我今天跟您老人家通電話,我得向師父報告,這個事我可不可以做?如果師父說這個機緣成熟了,你可以講,那我稿已經有了。2018年,找一個適當的時機,我就講這個《無量壽經》。如果師父說機緣不成熟,你先不能講,我這稿先留著。如果什么時候讓我講我就講,不讓我講我就留著。這不也挺好的嘛。



      為什么我把這個當作一個喜事?因為什么呢?我知道,師父他老人家好幾年前,就很希望我講《無量壽經》。這事我心里是明明白白的,我是知道的。但是師父他老人家從來沒有直接跟我說過,沒有提過這個事。我理解老人家的心情。因為老人家知道我處境艱難,應該說處境維艱吧。伺候老伴子,我還騰不出工夫來。所以老人家他不跟我提這件事,他怕提了以后我為難。你說師父提了,我講還是不講?所以師父一直是沒有跟我提過這件事,但是我心里知道,師父希望我做這件事。
      另外,大家記不記得去年在香港我有個答問,其中有一道問題是同修們提出來說,劉老師,你為什么不出來講《無量壽經》?我跟大家回答了,我為什么不出來講《無量壽經》,好像說了兩條還是幾條理由,那現在可能有同修知道,那次我給的什么答案。
      那現在劉老師這回你又怎么給我們答案呢?我告訴大家,別著急。如果我有講《無量壽經》那一天,我一定會告訴大家,我這次為什么決定我出來講《無量壽經》,我會給大家一個圓滿的回答的,希望同修們耐心等待。
      這是我跟師父說的第二件事,師父挺開心。我告訴大家,師父最關心的是什么?問我,“今生能不能成就?有沒有把握?成佛第一呀!成佛第一呀!其他事都不重要啊,就這件事重要啊!”師父反反復復跟我說這句話。我就笑了,我告訴師父,我說,師父,您老人家放心吧,我今生一定成就,您別為我擔心。
      我知道師父不是擔心我。我不是說我自夸,我覺得我對自己信心滿滿,我覺得師父老人家對我信心滿滿。師父跟我說,是希望我給大家傳達這個信息,我們應該把注意力放在什么上這是我理解的。理解不對了,我因果自負,我就是這么理解的。為什么在那么簡短的談話過程當中,師父反復強調這個事情?所以我現在也把師父老人家這個意思,公開地轉達給大家。我不保守,我沒把它貪污了,我告訴大家了。
      所以,我認為今年的年前年后,我凈遇到喜事了。
      然后我想說說下一件喜事,這件喜事可能有同修不是太理解,說老師啊,這也算喜事啊?對我來說是喜事。你聽我跟你們說。
      第六件喜事是什么呢?我第三次成名人了,而且這次成名呢,是“網紅”。
      你們看老太太不土了吧?我現在連那個網絡新名詞我都學會了,我知道“網紅”了。過去你們聽我說過這話嗎?沒有哇,我這一次成了“網紅”了。我也不知道我理解的對不對?是“網紅”了,還是我人紅了,我估計都紅了吧。紅了就比黑了好。所以我對這個事,我真是當作一件喜事。
      我自己坐那看書的時候,好像我有個規律,什么規律呢?跟大家說。我第一次出名是2003年5月份。對不對?大家記得吧,第一片光碟《信念》,小于給我鼓搗出來的。后來我跟小于說,你說我是恨你呢,我還是感謝你呢?小于就說,劉姨啊,你感謝我什么呀?我說感謝你給我弄成個名人吶。他說你恨我什么呀?我說我恨你呀,給我弄成個名人唄。讓我這身不由己,出門都不好出了。
      這個現在回過頭來說,我就給大家講故事吧。這不是2003年第一次出名嘛。一年半吃不上飯,睡不上覺。好不容易這一波過去了。2010年,師父春節前就看到《信念》這個光碟了,后來我見師父時就問怎么回事?師父說,你這個光碟出了八年我沒看到,春節前我看到了,我一算時間八年了,這人還活不活著?師父我倆就這么說的。師父就讓香港的同修找黑龍江的同修問問,調查調查這個人現在還在不在人世間。結果一問呢,就把我問著了,然后師父就邀請我去香港見個面嘛。就這么的,我記得好像師父,初一那天講經的時候,在網絡講經就提到我了,結果我幾天之內,我就第二次成名人了。
      你看,第一次小于給我弄碟,弄成名人的。第二次,老法師講我,給我講成名人了。這第二次吧。
      去年,2017年,這不是“網紅”了嘛。我第三次,成名人了。我坐那旮兒一看吧,什么規律呢?你看2003年到2010年,幾年?七年,對不對?七年我出了兩次名。然后呢,2010年到2017年,幾年?七年。又一個七,是不是啊?后來我自己就尋思,我怎么和這個“七”這么有緣呢?這誰給排的呢,誰安排的呢?
      后來我一想,我為什么說是喜事啊?大家想想,這“七”在我們佛門應該是吉祥數字,七是表圓滿的呀。你說,我一個老太婆,七年來一個圓滿,七年來一個圓滿,你說是不是喜事?我這么說你聽懂了沒有?可能這個老太太她認識一些問題,和一般人就有點不一樣,我真是這么認為的,我把它當作喜事了。
      我記得年前,我那材料沒寫完之前呢,有一天,小刁兒生氣。我也不知道她為啥生氣呀,噘嘴,誰跟她說話,就像吃了火藥似的,“梆梆”就給人懟回去。我說小刁你這哪來的氣呀,你干嘛這樣啊?她說了,我心情不好,我煩,我生氣。我說你心情咋不好?誰弄不好的?你為啥生氣呀?她說我不跟你說,我不想影響你寫材料,等你寫完材料我再跟你說。我說你別等寫完材料,我這材料還有多少天能寫完,我現在不知道。你要這么一直煩著一直生著氣,那對身體可不好。你趕快給我說出來,你為啥生氣?


      叫我給逼出來了,因為她心里裝不住事,我知道她的性格特點。她說“有人在網上批你罵你,我就生氣。”我說就這點事還值得你生氣呀?批的是我,罵的是我,和你有啥關系呀?她說,那不行啊,怎么怎么的。我說,你這個劉大姐就不允許別人說一個不字?一說一個不字你就瞪眼睛?我說這不行。后來我說,就這個事,實際我早就聽到了點風聲。她說“你知道哇?”我說可能我知道的比你知道的早。她說“那我咋沒看出來呢?”我說那你要看出來能啥樣?看出來,我像你現在似的撅嘴生氣發瘋啊?我說那算個啥事呀,你干嘛要把它看得這么重啊!你那個定力哪去了?我說過去說你沒定力,你不服氣,這回我說你,你那定力呢?你沒定力啊,你別說如如不動啊,你這家伙這晃悠得也太厲害了。
      她說,“大姐,我沒想到你是這個態度!”
      她說,“我真是不敢告訴你,我怕影響你,因為我知道你這個大材料太重要了,我怕影響你。所以我告訴大家,誰也不許跟跟劉老師說。”
      我說,你不說他不說,那我知道哇。
      她說,“你咋知道哇?”
      我說有人不說我有神通嘛,我說我神通知道的。
      她說,“那我怎么一點沒看出來呢?”
      我說,那你要看出來了,那你大姐也沒定力了。是不是?
      我說,這么多年學佛不能白學吧?!學老法師大心量不能白學吧?!
      我不一再跟大家說嘛,我這些年學佛最大的收獲,我把老法師那個大心量學來了一部分。我的心量大呀,聽了這個,我無動于衷。我似乎是在聽別人的故事,不是在聽我自己的事。面對鏡頭,我跟大家說的都是真話。
      你們可能說,這個老太太這不傻嗎?我不傻,現在我覺得我蠻有智慧的呢,學佛學出智慧來了。
      過去,如果說我過一個關,可能我十天半月過不去。現在,我一會兒就過去了,有時候甚至一分鐘都不用我就過去了。你看,這不就是學佛帶來的快樂嘛,學佛是人生最高享受嘛。你怎么樣說,我現在享受著了。你們沒享受著啊,誰生氣誰沒享受著。
      聽老太太的勸,別生氣,樂樂呵呵的。這才是學佛得來的收獲,受益了。是不是這樣?
      對于這個事,今天借這個機會,昨天小于到,我就跟小于說,現在同修們肯定非常想聽聽劉老師對這個事咋看的,我說我要說了呢,我又怕人家同修說,這老太太她怎么這么說呢?那你說我怎么辦?我要說,我就得說真話,我不會說假話的。那我現在能說到什么程度,我就跟大家說到什么程度。好不好?至于有多少同修聽了能聽明白,那我也不知道。反正我說的都是大真話,大實話。我的出發點應該是好的,是善的。我用我的一顆真誠心、慈悲心、智慧心來說,我今天加了一個智慧心。是不是?別有同修說,這老太太咋這么傻呢?人家這么批她,她還這么說。那我必須得說心里話。一個是什么呢?對這件事,我是這么認識的,同修們聽聽,看看有沒有道理。

      我先告訴大家,別大驚小怪。好不好?這是一件非常正常、非常平常的事。
      我有兩個“常”吧,一個正常,一個平常。我心里真是這樣認為,這是一個很正常很平常的事。我勸同修們應該怎么樣呢?要學會善于聽不同的聲音。你別老聽人家贊嘆好不好?你這個劉老師啊,現在聽贊嘆聽得太多了。我說,我就是有一點點定力吧,如果我要沒定力啊,我早都飄飄然了。這個贊嘆太多了。
      所以,現在每次我有什么跟大家交流的東西掛網,我都跟小于說,我說掛完之后,你一定要看看同修們的反應。我明確地告訴他,我說我不是看同修們對我的贊嘆,我要看看負面的聲音。我真是這樣說的。你看小于,他會說真話的,我真是這么囑咐他的。有的同修一開始可能不理解,老師啊,網上對你贊嘆可多了。我說你以為我要看贊嘆呢?我要聽贊嘆呢?我都知道他們怎么贊嘆我,我說這個我不用聽。我聽的是負面的意見,對我講這些東西有什么想法,有什么意見,有什么不滿,我要聽的是這個。
      所以,我用這種心去對待這個事情,你說,這件事能不平常嗎?!能不正常嗎?!再我要跟大家說,人家有話要說就讓人家說嘛。為什么呢?人人都有說話的權利呀,對同樣一件事,對一個人,有不同的看法,不同的認識,這不很正常嗎?那為什么讓大家都和你的意見一致呢?你希望別人都贊嘆你劉老師啊,你劉老師是神吶?不是,我就是一個平凡的老太太。人無完人嘛,我也有很多的缺點和毛病,那我歡迎大家給我指出來。我希望我的同修們,就是要讓人家說話,而且我希望要讓人家把話說完。
      我聽說,不是剛掛了個“一”嘛,如果他后面掛出了二三四五六,等等,我也不知道能掛多少。這個,我不反對大家去看,你們可以去看。但是,我有一個建議是什么呢?如果你看了,你生煩惱、你生氣,你要和人對陣,我勸你別看。如果你看了以后,不煩惱不生氣,你能正確去認識這個問題,我不反對大家去看。因為很可能有些佛友有好奇心,網上開始批劉老師了,咋回事啊?那我得看看。這是一種好奇心,可以看,你看看大家都在說什么。那這個東西呢,我想對大家也是一次考試。是不是?都是同樣一張考卷,不同的人去看,幾萬個人在看。要不剛才我說,我是“網紅”了呢,我估計現在點擊率應該是猛增,飆升。是不是?那這也是一件好事啊,“網”也“紅”了,人也“紅”了,我也“紅”了,大家都“紅”了,有什么不好呢?何樂而不為呢?是不是?
      大家通過這個考卷,你也考一考,你這么多年學佛,你學明白沒有?學清楚沒有?我為什么今天下決心說這番話呢?就因為小于來跟我說,他說有同修說,學佛不知道咋學了,到底聽誰的對呀?他這句話吧,我有點警醒。因為啥?這“道人心”被動了。我過去寫過一篇文章叫《寧動千江水,不動道人心》,有同修有這個想法了,學佛不知道怎么學了,到底聽誰的呀?我看誰的呀?我覺得這有點糟糕。
      所以,我才掂量再三,我今天才公開地跟大家說這些話。我要讓同修們那個“道心”要回歸原位,不要被動了。
      如果你認為誰說得對,你就聽誰說的,這我不反對。

      但是,現在我告訴你們方法,如果你真的不知道你該聽誰的了,我告訴你啊,聽佛的呀!那你問了,劉老師,那佛在哪呀?經典吶!老法師不告訴我們嘛,“經典所在之處,就是佛陀所在之處”。是不是啊?我們到經典里去查呀。依什么呀?四依法啊,不是非常清楚嘛。所以,我們依教奉行,經典是怎么說的,你一對照不就出來了嘛,你就知道你該聽誰不聽誰的了嘛。我這招是不是比較簡單?依經教不依哪個人。你也別依劉素云說的對,也別依張三李四說的對,還是依經典,是最把握、最正確的。它不會出差錯的。



      對這位同修,我倆是什么關系?可能這也是大家關心的一個焦點。我就如實地跟大家說吧,我知道多少,我說多少。我跟這個同修不認識,從來沒有過任何交往。所以她對我這個怨、對我的恨,從何而來,我真不知道。我實事求是告訴你們。我要是知道了,那倒是好了,我真不知道。就是到目前為止,這個同修她姓啥叫啥我都不知道。我記得好像前一陣子,大云跟我說了一次她的名字,三個字,我一個字也沒記住。所以現在我真說不出來。這個,大家聽明白沒有?我和這個同修不認識,從來沒有過任何交往。
      她的怨和恨從何而來,我不知道。這是我的真心話,這是事實,這是一個。
      我還知道什么呢?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。因為這個問題出現以后哇,我就問了一下情況,怎么回事,怎么能出這樣的事情。現在我知道,就是這位同修和我身邊的護法居士大云,她倆是網友,可能是七八年前認識的吧,具體啥時候認識的,我現在說不太清楚。我為什么說了個七八年呢?因為這個同修說,好像說了這么一句話,說她恨我恨七年了,所以我就想,我就根據這個時間推的。那至于這七年她為什么恨我,我還是不知道。
      你們要說這老太太傻,我也真是傻。
      那我從大云的嘴里,知道這個同修的情況是什么呢?記得兩三年前吧,大云我們閑聊的時候,大云說過,她認識這佛友是怎么認識的,是搞那個播經機,大云也流通這個播經機,這個佛友也流通播經機,可能就是這個因緣吧,她倆在網上就認識了。認識以后呢,就是比較聊得來,所以她倆就成了網友。我知道的,這是一個內容。
      第二個內容,大云曾經說過,說這個佛友啊挺孝順的,她有個老媽媽常年有病,她長年累月的照顧她這個老媽媽,非常辛苦。這是我從大云那聽來的。
      還有一個就是,這個同修家里生活,可能是不是那么太富足的,比較困難。這我從大云那聽來的,就是這種情況,這樣的情況。
      除了這些以外,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。因為我沒有聊天,跟大家嘮閑磕,說東家長李家短,我沒有這個習慣。所以我們,和大云我們在一起,也不聊這個問題。就是斷斷續續的,大云跟我說,現在我對上號了,那她跟我說的可能就是這個佛友。
      前兩天得到驗證了。怎么驗證呢?小刁跟我說,她說大姐啊,大云和這個佛友吧,應該是挺要好的挺聊得來的網友。我說你怎么證明啊?她說因為她倆經常網上聊天。我說那我不知道。她說,再一個呢,就是這個佛友,有時候給大云郵東西。我說什么東西啊?她說就是比如說家鄉的土特產吶。她舉個例子,她說,比如說香油,那個佛友給大云郵香油,我還吃著了呢。當時我就逗小刁,我說那香油我吃著沒有?小刁說你沒吃著,沒給你。我就說了一句,都讓你們偷吃了。你看這不是開玩笑嘛。
      那就是從這一點,我想,這個佛友和大云一開始她們的交往應該是不錯吧,如果不是關系挺好的,不太可能給她郵這么多東西吧。這是我的分析,不一定準確。所以這個事到現在為止呢,我知道的所有情況就這些,我一點都沒藏起來,我就如實地告訴大家。
      所以,這兩天我材料寫完了,有時候我在想這個問題,一個是我在想,為什么出現這樣問題,這是一。二呢,我想,我怎么來解決這個問題。
      我不是怕人家批我,我要解決這問題。我就想啊,就是現在,我們應該干什么,不應該干什么。我怕同修們因為這件事影響了你們的正常修行,這是我擔心的。我實實在在告訴大家。所以,我就想,今天我把這個事實都告訴大家了,我希望同修們能夠正確認識這個問題。
      下面,我想對喜歡我、尊重我、愛戴我、信任我的這些同修們,我想勸你們幾句。你們聽不聽老太太勸?你們要真喜歡我,一定要聽我勸。好不好?
      一個,我要勸你什么呢?千萬別站出來替我打抱不平!你們一定要聽我的話。咱們佛門要搞和諧,不搞你爭我斗,不搞你高我低。你們要對劉老師充滿了滿滿的信心,你們就保持沉默。
      一可以看網上掛的這些東西。
      二我不愿意看,我看了生氣,我告訴你,保持沉默。好不好?
      千萬不要搞對立!
      因為什么呢?在這里我就想一個問題。我記得,應該是四年前了,我第八次去香港,我去香港的時候呢,就在我要回哈爾濱的頭一天,因為那個義工同修們見我不太容易,因為什么?她要為大家服務。所以每次去香港,同修們都說,能不能給我們安排一場,讓我們見見劉老師。所以協會同修跟我說,我說行。每次我都答應,我說她們確實很辛苦。那一天呢,好像給我安排的是晚上七點到九點,跟義工同修們見面。
      下午,師父從山頂花園坐車回六合園了。然后在我沒有見同修們之前,我看見師父的車又回來了,師父又從六合園回到了山頂花園。我就問我身邊的香港同修,我說師父咋又回來了呢?不剛回去嗎?因為師父這一個車程是一個多小時,那你回去了再回來,這就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唄。然后香港同修就說了一句,師父說了一句,他要寫字。我說,要寫字,那怎么還折騰個來回呢?我這么說的。七點鐘,我就見義工同修了。見完義工同修了,我也不知道師父寫的什么字,就把這事忘了。
      這不是我見完了也就九點多了嘛,收拾收拾,就準備第二天回哈爾濱了。第二天我已經上車了,要送我去機場的那個汽車,在門口等著了。我上車以后,我記得是勝妙師吧,拿著一個小包包,遞給我,從車窗遞給我。因為它那是一個長條的,我以為是師父又給我錢呢。我當時就說一句,我說告訴師父我不要錢,我不需要錢。勝妙師就說了一句,說,老師,這是師父給你寫的墨寶,不是錢。我說,那我得要。我就接過來了。接過來以后,等到了機場,我就迫不及待地打開看了。師父給我寫的什么墨寶?因為這么多次去香港,我從來沒跟師父提過任何要求,更沒提過說師父啊你給我寫個墨寶吧。因為好多人去都管師父要墨寶。



      我看老人家太累了,我不忍心提這個要求。實際我喜不喜歡?我喜歡。但是我從來沒提過。師父給我寫了一個墨寶,我得看他寫的啥呀。就是什么呢?就是那個“三學一源”。他們給我復印過來,就是這個,可能有的同修都知道,“三學一源”。因為它是一個小折子本,這么一打開一長條,合起來就是小折子本。我當時吧,說實在的,我不太理解師父給我這個東西,這個墨寶的含義是什么。我就覺得它就是個墨寶。
      等我回家以后,回到哈爾濱,我仔細看了這個東西,我就琢磨,師父為什么要給我寫這么一篇墨寶?如果按常規,那給我寫個老實念佛、佛什么的,是這方面的。這個墨寶挺長。我記得不長時間,我就讓小于掛在網上了,我說讓同修們一起來分享。那這個,現在我越來越深刻地理解了師父為什么給我這個墨寶,尤其是這次事情發生之后,我又和這個事掛上鉤了。



      古德對佛法是怎么說的呢?
      古德說,“佛法之盛”應該是什么?“三學一源”吶,“三學”是出自一個根。
      你再往下降一個檔次,就是我們做的不對、不好啊,“其季也,三學鼎立”。
      你看,第一個,“三學一源”,一個根嘛,一個共同體嘛。是不是這個意思?
      第二個是“三學鼎立”,出矛盾了,有事了。對不對?
      第三個是“三學互諍”,斗了,開始你爭我斗了。
      最后一個“其極也”是什么呢?“三學內訌”。
      這是四個檔次。這是最近我理解的。
      師父給我這個東西就告訴我,你應該怎么做?讓我給大家做好樣子。
      我應該怎么樣領大家走?
      師父絕對不讓我搞“內訌”,師父絕對不讓我搞“互諍”,師父也不會讓我搞“鼎立”,師父讓我搞“三學一源”。
      我不知道我這個理解對不對?透不透?我現在真是這樣理解的。
      所以,我告訴同修們,古德把這個東西說得這么明白。師父給我們講的這么明白,我們再去搞“內訌”、再去搞“互諍”、再去搞“鼎立”,對嗎?哪部經這么教我們的呀?!
      所以,我們學佛一定要把理學明白,你才能走正道。是不是這樣?
      我真的不是在給大家講課,我把我的真心感受說給同修們聽。如果你們說,劉老師你說的不對,我不聽。好,我不反對。我就是告訴大家,你們聽了我說的只要不生煩惱就行,不愿意聽你不聽。或者,我不告訴大家嘛,哪塊愿意聽你留著那塊,你不愿意聽它,把它掐去,這都可以。我真是不希望任何一個同修聽了我講的東西,心生煩惱,那是我最最不愿意看到的。
      所以我覺得,我們的同修們,你們學佛要學明白了。對這件事怎么辦?要理智的去對待,要用智慧的頭腦去思考,不是用你自己的我知我見。要用智慧,智慧解決問題,不要感情用事。我知道,好多好多佛友喜歡我,尊重我,那個發自內心的真情實感,真讓我感動得五體投地。
      我不知道,就這么一個土里土氣的老太婆,哪里來的這么大的魅力,讓這么多同修這么贊嘆我,喜歡我。我知道我人緣好,我也知道我法緣好。越是這樣,我越不想辜負同修們對我的期望。我想同修們今生都能成就。所以我告訴大家,千萬別煩惱,一定不要出去對立。你們誰要出去對立,我不喜歡你。劉老師從來不說,我喜歡誰,我不喜歡誰,這回把我憋出來這么個詞,你要真正站出去和人家去對立了,去辯論去了,我真的不喜歡。我不是不喜歡你這人,我不喜歡你這個做法。
      因為什么?佛門要和諧。我們人人都要為這個和諧貢獻力量,不能去破壞這個和諧。誰破壞和諧,誰是罪人。那將來去哪道?自己對對號唄。是不是這樣?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能不能聽我勸?老太太都求你們了:千萬別搞對立,別搞“互諍”,別搞“內訌”。
      你搞這些,誰喜歡?我要說,波旬喜歡。你可能說,你怎么又把人波旬扯上了?但是下面我要告訴你一句,波旬是誰呀?波旬也是阿彌陀佛。對不對?我這么說,有人又說了,劉老師你咋還說波旬,他不是魔王嗎?他這不也是阿彌陀佛嘛。你們等著瞧吧,學佛學明白了,聽經聽明白了,你們就會說,劉老師說的對,波旬也是阿彌陀佛,都是未來佛呀,所有的眾生都是未來佛呀,那波旬他是眾生之一呀,那他未來不是佛嗎?是不是這樣?
      這些問題我們清楚了以后,誰讓你打仗也打不起來。
      那我就不會打仗。今天早上吃飯我跟同修們說,我說我這一輩子,我不會打仗,我不會罵人,我不會說粗話。我說,這可能是受父母的熏陶和教育吧。因為爸爸媽媽雖然沒啥文化,一個是普通工人,一個是普通家庭婦女,但是我這一輩子,我就沒看見過我爸爸媽媽吵架,一次都沒有。所以我說,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。真是這樣。你看我爸爸媽媽也沒有啥大本事,但是他們對我姐我們倆的教育和影響,就是做一個好人,做一個善良的人。現在我知道了,要有慈悲心。過去,我不會這詞兒,我不知道。現在我知道,人要慈悲,要善良。是不是這樣?要真誠,那真誠是最最重要的!沒有真誠,后面啥也沒有。
      所以,我這么給大家解釋,因為那個同修,她是我們的兄弟姐妹,她是我們的同修,對不對?尤其我們都修同一個法門,我們都是同一個老師。我們的老師是誰啊?阿彌陀佛,釋迦牟尼佛,凈空老法師。對不對?我們出自一個師門,我們一個師門要干起來,那可就熱鬧了。這可不是我們應該干的!也不是老法師所希望看到的!他這些學生們、弟子們,怎么地了?
      我們一定要有正確的理念,正確的認知,走正確的道路。
      今天我跟大家說,我想到這個事的時候,我真是在想,我怎么樣來解決這個問題?
      我想了這么幾條,你們也幫我參考參考,看看老師還有哪些講得不到位,你們提醒提醒我。

      第一條。因為我姐姐往生五周年了,我就想,我姐姐生前就我這么一個妹妹,她是怎么對待我的?我跟同修們說,我姐七十一歲往生的,七十一年,我姐都是處處讓著我,什么都聽這老妹的,老妹說了算。現在我姐姐往生了,我就把我這個佛友當成我的老妹,現在輪到我當姐姐了。那我應不應該向我姐姐學習?我能和我這老妹去爭誰對誰錯嗎?誰是誰非嗎?因為我是姐姐,她是妹妹呀。她現在一時迷了,她沒想明白,她干了一件,怎么說呢?這當姐姐的不應該說,比較愚的事吧,她不聰明。你這么干,真是不聰明,我都替你著急。那你說,我這個想法對不對?這個,我完全能做到,我一定要拿出姐姐的樣子,我要幫我老妹盡快地把念頭轉過來,讓她好好念佛,求生凈土,將來親近阿彌陀佛。對我是大事,對她也是大事。
      佛菩薩不舍一人吶。
      前兩天,我說這個小刁不服氣呀,跟我辯啊。今天早上告訴,當著大家面說,我服大姐了。她說,過去大姐說我不服氣,干嘛呀?
      她說,“這回我服了。因為我知道,大姐說的,想的,做的,她是一致的。”
      我這人真是,我不會心口不一,我心里恨她,我嘴上說我要幫她,我不會做那樣的事的。這是我第一個事,我要拿出姐姐對妹妹的關愛來對待她。這是第一個。
      第二個,我現在給這位佛友回向兩個月了。
      我今天跟大家說,現在我決定,我這個回向我要給她回到2019年的春節,我用一年的時間,用我這顆真誠的心、溫暖的心、慈悲的心,我能不能把她這塊堅冰融化?我真是要做這件事情。我面對鏡頭我不會說謊話的,真是這樣,我準備給這個同修我給她回向一年。我現在每天給她回向,我怎么說呢?我愿她天天長智慧少煩惱,把大事抓在手里。大事是什么?把你這個網站干好。給大家輸送更多的正能量。我雖然不懂這個網,但是我知道整這個網站也很辛苦,也很不容易,你已經把它支巴起來了,已經有一定的知名度了,你千萬別把它再整趴下。是不是啊?你看,我知道小于搞這個網站他很辛苦的,那你也照樣辛苦啊,費勁拔力地把網站支巴起來了,最后因為一件事,又把這網站整趴下了,我替你著急,我替你惋惜。我真是這樣做的。
      如果你把我當姐姐,姐姐今天勸你一句,說話、做事、為人處世,要有個度。度,就是什么呢?要有個底線,不能過度!不能我想怎么地,我就怎么地。不能任性啊!修佛的人更不能任性。你能不能聽姐姐勸一句?我跟你說,我給你舉個例子。你說我咋過度了,我都在度內呢。我聽說你挺倔的,大概是這個倔也不次于我吧,我年輕時候那個倔是出了名的。可能就因為這樣,咱倆有緣,倔到一起來了。
      我給你舉個什么例子呢?這個我不知道我說的準確不準確,我說錯了,我不是想把你怎么地,我不舉例子我說明不了問題。我聽說,你說了這么樣一句話,說要求我必須公開向你道歉。這是一個。還有一個條件,說必須得是凈空老法師親自出面為劉素云求情、說情,我才能考慮能不能原諒你。
      我聽了這個話以后啊,我就憋不住笑了。我說這不傻孩子嘛。哪有這么說話的呀。對這個,今天我給你一個回答,你滿意我也這么回答,不滿意我也這么回答。
      道歉是不可能的!
      為啥呢?不是我不謙虛,因為我不知道啥呀。我跟你不認不識的,沒有任何交往,你讓我道歉,我道啥呀?你說我說的對不對?
      第二個,我劉素云是誰呀?!我還得讓老法師出來替我去求情。我說老妹呀,你這句話,我用好一點的詞說,你說大了。我用不好聽的詞說,妹妹呀,你這話說狂了。是不是這樣?我真不是說你,我說我。我怎么能去:我說,師父啊,你快,我惹麻煩了,你快出去給我求情去吧。我能這么干事嗎?不可能的!所以說,你把心放到肚子里。
      一我不會公開給你道歉!因為我不知道道什么。
      二我不會請師父出來替我去求情,我沒那個資格!
      我算誰呀,我這么辦吶?是不是?這回我這么說,你能不能聽懂?你服不服氣,我不知道,但是我說的都是真心話。
      我希望我今天講的這些個東西,你能聽得進去,哪怕我講十分,你能聽取一分,我都沒有白講。還有一年的時間,我給你回向,咱們慢慢來慢慢轉。一個人對一個問題的認識,你要說轉也很難。是不是這樣?
      再一個,我給大家說一句話。你們聽有沒有道理?這句話是我說的。
       

      和諧,無事不辦。
      不和諧,無事可辦。
      什么意思?就是我們和諧,不管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家庭,還是咱們佛門之內,佛門之外,全都包括了,只要你和諧,沒有辦不成的事。只要你不和諧,你鬧爭端,什么事你都辦不成。
      這應該是我今天送給我所有同修們的一句名言。你們琢磨琢磨,我這句話有沒有道理。
      還有,我今天早晨可能也該著,今天早晨我們不是四點繞佛嘛,繞到五點結束,我回到屋里以后我就開始看書。我這個習慣還是比較好的,我沒什么事了,我坐那就看書。我現在看什么呢?就是無量壽經科注那個學習班,一共是11本,我現在一本一本在看。我重點在看什么?看每一篇文章過后,老法師那個開示,我現在是按照順序,一個一個在看。
      看書好啊,同修們,看書能長智慧呀。
      剛才我進到這個錄影室,我就跟他們幾個說,我說我今天看書又看出來好東西,我可高興了。我趁著這機會,我得跟大家學說學說,我今天早上我看到什么了,我這么高興。所以你看,我把書都拿來了,因為我要想拿紙把它記下來吧,時間來不及了,我要錄像,所以我就連書都端來了。你們看看我今天學的。
      如果每天我們都能有一點這方面的收獲,我們學佛那個道路絕對是通暢的。因為你的能量滿滿的全是正能量,沒有一點一滴的負能量。
      我現在就開始跟大家說,我受教育、我感動了,是什么話?這是老法師說的。
      我常勸人,這一生當中不跟任何人對立。他跟我對立,我不跟他對立,我就超越了。侮辱我的人,毀謗我的人,陷害我的人,殺害我的人,也不對立。像忍辱仙人一樣,被歌利王割截身體,有沒有對立?沒有。你說他恨不恨歌利王?沒有。沒有怨恨。不但沒有怨恨,還有感恩。他感什么?歌利王來試驗他,看他忍辱波羅蜜的功夫,結果他功夫圓滿了。佛菩薩來給我們做榜樣,我們要學,受一點委屈就懷恨在心,那怎么能成就?那他的成就在哪里?三途!不能干。學佛的人不干這種事情,佛流眼淚,你還要多少劫你才會成就?
      這是我今天早晨繞佛回來看到的第一段讓我感動的話。
      下面,咱們再說第二段。
      你說我怎么能不快樂?我每天都跟佛菩薩打交道。
      這是《群書治要》引用《論語﹒堯曰》這么一段話,說:
      朕躬有罪,無以萬方;萬方有罪,罪在朕躬。”
      這句話什么意思,我給大家解釋解釋。
      “朕躬有罪”就是說,我本身有罪,這就是堯對自己說的唄,我本身有罪。 
      第二句,“無以萬方”,請上天不要牽連降罪給萬方之民。就是有這個罪,我自己我來擔,不要降給我的人民。
      第三句,“萬方有罪”,就說萬民有罪了。
      怎么辦?“罪在朕躬”。這些罪,應該由我來承擔,因為我沒教育好他們。

      我看了這一個這段話以后,我有什么感受呢?老法師給我的任務,讓我給大家做好榜樣。因為我的榜樣沒做好,讓我這個老妹妹,咱們就這么說吧,有點走岔道了。是不是這樣?所以我看到這段話,啟發我的是這個。
      下面,告訴我們,這個堯不是皇帝嘛,是堯帝他的精神是什么?堯帝他的精神就這一句話,“先恕而后教”,什么意思?先寬恕包容,然后進一步教化,這就是堯的精神。你說我們的古圣先賢多么有智慧!我們如果把這句話理解了,對人應該是什么樣呢?對任何人都不會再指責,只有寬恕包容。你看這不就是結論嗎?
      上面這一句話連起來,我們把它聽明白了以后,你的心不就擴大了嗎?你那心量就大起來了嘛,就不要那么小肚雞腸了嘛,是不是?同修們。再往下看:
      寬恕以后怎么辦?寬恕以后更重要的是要教他,教很重要的是上行下效,要用身教,不是用言教,還要不厭其煩。
      說的多明確啊,同修們吶。一步一步地、一層一層給我們剝開來說,讓我們聽得那么清楚,那么明白。
      你教的,要不厭其煩。還要用身教,不是用言教,就是你要做出來給他看。
      我現在就遵照這個,我就要做出來給大家看。應該怎么做對,怎么做是錯的。
      下面說,要厚道。
      我爸媽也是這么教導我姐我倆的,要厚道,做人要厚道,不能奸詐。
      以恕己之心恕人,以責人之心責己,則寡過。”
      我們的古人吶,太了不起了!這個傳統文化要真的在我們這一代斷滅了,我們真是千古罪人了。
      這句話什么意思?“以恕己之心恕人”,就是總覺得我是對的,你是錯的。你應該給他翻過來,你能寬恕自己,你先寬恕別人,然后以責人之心責己,你不老責備別人,你也把它翻過來,你責備自己,不要責備別人。
      所以我說,古人真是(有智慧)!
      另外《管子》。《管子》有一句話說,
      “身不善之患,毋患人莫己知。”
      什么意思呢?就是一個人要常常憂患自己的缺點不善,你憂患自己的缺點不善,然后要去改,不要擔心別人不了解自己,不信任自己。這兩句話是這個意思。
      你們不擔心嘛,別把這老師批倒批臭了,我告訴你們,批不倒批不臭。因為什么?我種的是善因,我肯定得善果。而且我的善果,老大老大老大的了。所以,不管誰吧,你們不要為我擔心,劉老師永遠是你們尊敬愛戴信任的那個劉老師!如果我真的被人一批就批倒了批臭了,那說明我該倒該臭了。你經不起人家批,經不起人家罵嘛。對不對?別擔心,我今天就是給大家減壓,讓你們放松放松,別打仗。你看,我一輩子不打仗,你們喜歡我,是不是也應該喜歡我的優點呢,也別打仗。
      我給大家舉一個例子。有一個企業,這老板挺慈悲挺善良,他的員工,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是先天性障礙的人,就殘疾人吧,咱們就這么說。但是就是這么一個企業,它的那個業績啊是年年飆升。這三十多個有智障的、有各種障礙的這些個員工,比一般人還要盡忠,還要盡力。他們不健康的人,有殘疾的人都這么盡忠,這么盡力,那些好人更盡忠更盡力了,你說這個企業能不好嗎?這樣的企業,是這個老板
      用道義,用大義來經營,領導這么一個團體。
      什么是大義?什么是大義?同修們想一想。
      我們的企業要給全天下做個好榜樣。
      我前兩天表揚某董事長某企業嘛,我說是菩薩董事長,菩薩企業,菩薩員工。這我看到的很少很少,我看到我就告訴大家,我看到這是正能量的。那你這樣的企業,這樣的領導,這樣的員工,所以說,
      在我們的企業落實倫理道德,落實《禮運大同》,你看這個企業多么令人振奮!
      我給大家這么說了,你們振不振奮?這樣的企業爭著搶著都想去。現在也不是所有企業都這樣啊,那遇到這樣一個企業,也是大家的福報。遇到這么個好老板,遇到這么一個好企業,員工又這么和諧團結,為這個企業獻策獻力,你說這樣的企業多好。如果這企業,今天他和他打起來了,明天和他打起來,你愿意去嗎?人家肯定是不愿意去的。上這樣的企業,人生這樣過,該多么有價值。對不對?你想不想人生有價值?從你自身做起。這是一段。
      還有一段:
      從我們整個人類的歷史來看,說所有的教化能產生深遠影響的,都是因為他們先做到的,身教做到了。
      舉了兩個例子。一個例子是儒家的孔子,一個例子是我們的本師釋迦牟尼佛,他們所說的他們都做到了。所以,我們尊稱孔子為“至圣先師”,我們稱釋迦牟尼佛為“本師”。他們不是說,說了沒做。我們不會這樣。這么長時間,幾千年過去了,還受到人們的禮敬,甚至外國都禮敬。了不起!為什么?因為他們說到做到了,真是好榜樣,讓人家信服。對不對?你要光說不做,不是真智慧。那也不令人服氣。對不對?
      孔子,現在我應該說提醒我們,他這書上是說,孔子提醒他的弟子,他的學生,那我現在跟你們說,我覺得孔子在提醒我,也在提醒你們。孔子提醒什么呢?他是這么說的:
      “汝為君子儒,無為小人儒。”
      這什么意思?你是為君子,做儒家的,做儒的,你不是為小人當儒的。這可能還沒聽懂。再解釋,說:
      修行是為了天下蒼生,這是君子儒。
      心量要大。心量越大,至誠恭敬,對圣賢智慧的領受力就越強。
      就是圣賢的東西你才能接受的更多更多,你能聽得懂聽明白。
      如果你是為小人儒,那你啥也聽不懂,古圣先賢東西,你聽不懂。就現在講這個,你也未必能聽懂多少。
      所以說,作為一個人,來到這個人世間走一回,究竟應該做什么,不做什么,真的需要我們認真來思考。是不是?
      我現在,我真的敞開心扉地告訴大家,我沒有任何隱私,我沒有任何秘密。我不保守。因為我學過受益了,而且是受大益了。這個大益是什么呢?我把生命受來了,對不對呀?2000年那一年,我是必走無疑。我因為讀《無量壽經》,因為念阿彌陀佛,沒有用藥物治病,我的病就痊愈了。這不是一個奇跡嗎?這就是我學佛受的最大的益處。有啥比命更重要的!那醫生都說我,三五天、三五個月、三五年,說不定啥時候,我就直接面臨死亡了。那你們看,現在我沒死啊,我又活了到現在,算算十八年了吧。未來我還有多長時間,我不知道。因為我交給阿彌陀佛了,現在阿彌陀佛還沒告訴我,啥時候來接我回家。你說,我現在過得瀟不瀟灑,快不快樂?
      我面對所有的所謂的考試呀考驗吶,我現在可以跟你們說,我基本上做到了,如如不動,干擾不了我。所以,再大的事,你跟我說,我就一笑了之。是嗎?還有這樣事呢。到我這,畫句號了,就結束了。
      所以,我這個小妹妹,我跟你說,大姐跟你說的,都是掏心肺腑的話,你掛網這個東西,我過去不看,我現在不看,我將來也不會看。可能又惹你生氣了,是不是?你咋那么大架子,你為啥不看呢?
     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,大姐沒時間。因為大姐轉過這個年,已經七十四歲了。我去年四月份生了一場病之后,我覺得體力在減弱,我都如實地告訴你們。所以,我現在就想,2018年,我一定要干我要干的事。這個事,需要時間吶。你說,干擾我,精力不集中,這個好像不至于。但是我需要時間吶,我要天天去研究你那網上掛的東西,那把我時間不都占了嗎?我七十四歲了,我再沒有七十四年了,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,我好好地為眾生服務。
      我昨天可能說了一句,本來我姐往生五周年,我是要寫一篇紀念文章的。然后我姐說“好好為眾生服務,是對我的最好紀念,不要浪費寶貴時間。”我聽我姐話呀,我就把那個紀念文我就取消了。我這么說,你能不能理解我?
      師父給我的使命,給我的任務,我不能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啊!我也不能辜負廣大同修對我的期望和信任吶!我一定要全身心投入到為大家服務這上面去。
      我不會分心的。我這樣說,請你理解。大姐就不看你掛的這些東西了。你要是沒掛夠呢,你就接著掛。你要是掛夠了,咱就不掛了,還是好好念佛吧。好不好?
      我今天可能說的時間也比較長了,我就把我所有心里話都掏給你們,我就希望盡快地穩定下來,干什么?老實念佛,好好聽經讀經,這是正事。別讓那些個不該辦的事,去影響我們的道心。好不好?
      今天,我就跟大家說這么多。說錯了,你繼續批我。大姐不會生氣的,也不會生煩惱的。只要你開心就好。
      今天就說到這吧。阿彌陀佛!

      相關內容:三學一源 老法師墨寶

      第5集-容容虛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五)

      微信公眾號同步站:
      獅子吼微信平臺公眾號
      暫時沒有文字內容